东莞市横沥海欣液压机械配件商行

全国免费热线: 400 1234 5678
导航菜单

行业新闻

《大世界》 “一个人的动画”开宗立派

(原标题:《大世界》 “一个人的动画”开宗立派)

《大世界》 “一个人的动画”开宗立派
《大世界》 “一个人的动画”开宗立派
导演刘健
NO.556 《大世界》72分

观影地点:百老汇影城国瑞城店

观影人数:15人

《大世界》在上映之前,就已经在国内外各大电影节大放异彩,不仅入围了第67届柏林国际电影节主竞赛单元,还成为内地首部荣获金马奖最佳动画长片的电影,收获了一众好口碑。

电影讲述了工地司机小张为了挽救和女友的爱情,抢劫了老板的100万巨款,几组人物关系产生交集,引发连锁反应。导演刘健认为,“这是一个关于命运难以抉择的故事,里面有黑色幽默、荒诞的元素。”电影用荒诞写实的风格,环环相扣的黑色幽默故事,呈现出城市边缘人真实的生存状态。徐峥和黄渤看完片子之后,称赞其是动画版《疯狂的石头》。

作为这部动画电影的导演,刘健几乎包揽了这部片子的所有工作,编剧、画分镜图、手绘动画、美术、上色、描线、数字合成、剪辑、海报设计等。最终,他凭借一个人,耗时3年完成了这部800多个镜头的动画长片。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刘健,聊了下他如何一个人完成手绘、角色设定以及对于音乐的使用。

动画制作

3年绘制44000张画

众所周知,一部动画长片的创作周期特别长,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,是集体创作的结晶。然而,《大世界》的创作过程,几乎是导演刘健凭借一己之力完成的。对于这种创作方式,导演刘健也显得有些无可奈何,“并不是说必须要一个人做,因为我的个人风格很强,不太适合工业化流程。”其实,刘健也考虑过找一些团队来合作,但适应的时间大概也需要半年左右,如果这样的话,还不如自己做快些。

《大世界》采用了逐帧手绘的创作方式,每秒12帧。虽然比真人电影每秒24帧的帧数少了一半,但这已经是动画电影中被广泛应用的了,包括日本的动画电影。“全世界只有迪士尼这样的大公司可以做到每秒24帧,”刘健对记者说,“根据动画语言和动作设定,甚至《大世界》中的有些镜头还不到12帧。”

然而,即使是每秒12帧,一个人完成《大世界》的全部手绘也是一项巨大的工程。电影的总共时长77分钟,除去一些空镜头,导演刘健也要独立绘制44000张动画。面对如此巨大的工作量,刘健静下心来耗费了3年时间,“每天就像上班一样,朝九晚五的工作。因为我知道这是一个长期作业,所以必须匀速进行,不像是短片的创作,可以像短跑一样冲过终点。”

角色形象

没有原型,完全靠想象

在《大世界》之前,刘健导演就已经创作过一部动画长片《刺痛我》,同样是一个人手绘了3年时间,同样是将故事背景设定在城乡接合部的小城镇。对于刘健来说,“这是我们生活中经常能看到的地方,哪怕是大都市的写字楼,走进后面的巷子,可能就是另一种景象。这里生活特别生动、接地气,我是比较喜欢的。”

《大世界》中的大部分手绘场景都是以刘健生活多年的南京为原型创作的。“写好剧本之后,我们会列出一个场景单,接着就去看景、采景,拍照片,回来整理一下,再根据照片资料手绘出来。”

相较于电影中的场景环境取材于现实世界,里面的人物形象则完全来自导演头脑中的想象,在现实中并没有原型。“人物的设定早在剧本阶段就已经在脑子里渐渐形成了,它是有画面感的。比如,人物的性格、职业,最终你把他设定成什么样,穿什么衣服,表情应该是什么样,有没有小动作之类的。”在刘健看来,这是动画电影的一个好处,可以百分百还原你所设定的人物,“我希望他是什么样的,就可以把它画出来。”

主创谈

新京报:剧本大概修改了多少稿?

刘健:没有统计过,应该是改了几十稿,到最后调整得最多就是对白了,一直到配音演员进场之前,都在反复看台词,做推敲。我希望台词能更精简一些,不要啰唆。

新京报:台词取材于现实生活的一些细节?

刘健:有一些,比如电影中关于上帝和佛的讨论,这是我在现实生活中亲眼看到的,又特别有意思。当时有两个中年男子在非常认真地探讨这个问题,我听到时也很震撼,但又觉得很现实,所以就用在电影里面了。

新京报:演员配音的时候,好像你都没让他们看片。


刘健:因为片中人物应该以什么样的说话方式,我是了解的。有这个前提后,我就找到对应的身边的一些朋友,他们不是专业配音演员,只需要本色还原生活中的声音就可以了。

新京报:你在片中也有参与配音是吧?

刘健:对,配了两个,一个是画家,就一句台词,另一个是胖子李二。

新京报:为什么电影中有一段江水的实拍镜头?

刘健:就像很多实拍电影里面会放一点动画一样,这是没有问题的。

采写/新京报记者 滕朝 实习生 夏秋子